医者父母心

 赵江滨   2020-06-14 17:48   273 人阅读  0 条评论
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婆婆妈妈了,尤其是在面对屡说不改,总是怕热穿得透底凉的各位大叔大婶和小哥哥小姐姐们,有时我会苦口婆心地相劝,还有的时候又会金刚怒目地呵斥,全然不知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已经放下了很多内心的障碍,我就是单纯地想让你好起来,而不去期待任何回报。在我的印象里面,只有父母才会如此耐烦地叮嘱自己穿好衣服。但现在自己也在重复同样的工作了,当然在各种“威逼利诱”之下,成效也很明显,看到大家终于对寒热的感受不再麻木了,知道如何去选择合适衣物的时候,内心满满都是一种欣慰感,用什么感觉来形容呢?这也许就是古人所说的医者父母心吧!

带着这种感觉,我觉得自己很轻易地突破了一些界限。比如说因为特怕孩子哭闹,既往很少给小孩扎针的我,竟然也收获了一些小病友,当我面对他们的时候彼此竟然都能淡定下来了。还有就是只会说白话的老人家,当沟通很困难的时候,扎针的效果也会受到影响,但现在只要感情交流到位,也没有太大问题了。
医者父母心 第1张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感觉还会给你的临床剧情带来神逆转,有一次一位音乐老师因为颈椎病经人介绍前来就诊,因为他对内针已经有所了解,又是个男的,看上去也很豁达开朗,我就给他按原则扎了针,太阳、少阳……,但手上的三阴三阳都快倒换完了,患者的项部不适还是没有缓解,又去取足上的穴位,还是无效,折腾了半天,因为门诊时间很紧,我也着急了,说治疗就先到这里吧。后来想想我还是觉得不能放弃这个患者,关键是不能让他因此对针灸失去信心,无意中瞥了他一眼,很惊讶地发现他虽然在对着我笑,但有些故作镇定。我就问他,你很怕针吗?他不好意思地点了一下头,在宽慰了一轮之后,我只调整了脚上的一针,他就说项部已经舒服多了。他还说这个内针真是奇妙,说我最后调整的那一针就像是钢琴的按键那样即刻触动了音乐的发生,瞬间化解了项部的不适。

  说到这里我记得还有一次南宁同有三和中医门诊部在《南宁日报》社做义诊,有一位年轻女性也是右侧项部疼痛,按理说这种问题对内针学人来说很初级了,但偏偏又遇到了考验,手上的三阴三阳也快倒换完了,还是无效。最后怎么办呢?总不能放弃吧,我灵机一动,站起来在她左侧项部对应的部位找到一个阿是穴,按压40秒后,颈部疼痛顿时大大缓解。更好笑的是后来报纸在做宣传的时候,大家扎针的照片一个都没体现,反倒是我这个40秒点按的照片被选上了。

  黄帝在《灵枢经》的开篇提点了先立《针经》的因缘,原文为“黄帝问于岐伯曰:余子万民,养百姓而收其租税;余哀其不给而属有疾病。余欲勿使被毒药,无用砭石,欲以微针通其经脉,调其血气,荣其逆顺出入之会。令可传于后世,必明为之法,令终而不灭,久而不绝,易用难忘,为之经纪,异其章,别其表里,为之终始。令各有形,先立针经。愿闻其情。”我想大家透过字里行间都能看到黄帝切实为子民着想的圣者情怀,原来医者父母心的出处就在这里,“家家自学,人人自晓”,现在真海师爷广传黄帝内针,希望内针走向千家万户的宏愿与先贤们又何其相似呢!我们愿为这个宏愿的早日实现而努力。
本文地址:http://www.waxixi.com/post/258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喜洋洋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