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中医的百年间,为什么我们的疾病越来越多了?

 喜洋洋   2019-09-27 19:32   67 人阅读  0 条评论
中医药作为中华民族原创的医学科学,深刻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世界观、价值观和认识论,成为人们治病祛疾、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重要手段,维护着民众健康。历史上,中华民族屡经天灾、战乱和瘟疫,却能一次次转危为安,人口不断增加,文明得以传承,中医药功不可没。

但近代以来,中国全面接纳了西方文化,与此相对应,与西方科学格格不入的中医药,也成了被改造的对象,人们美其名曰”中医现代化“。现代化的结果就是医和药分了家,理论和实践分了家,中医的“科学性”不仅没有得到证明,相反却让人感到”迷信“和”落后“,而离我们的生活也渐行渐远。

在西医主导的这百年里,一方面西医在大规模地治疗疾病,另一方面又自觉不自觉地制造了大量的疾病,据说西医已改出了20万至60万种病名,而被其称之为“世界医学难题”的病种,也正在与日俱增。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指出,全球的病人三分之二死于不合理用药与医源性事故,而不是疾病本身!如果彻底抛弃中医,任由西医继续的“折腾”,整个人类都将被现代医学所生产出来的疾病所围困,从而惶惶不可终日。

1、局部与整体的认识
近年来,医学的进步无疑是巨大的,甚至飞跃到分子生物、DNA结构的层面,把每个细胞分子弄得明明白白,从而查出哪部分器官的细胞出了问题,然后针对这部份细胞采取措施。
看似很合乎道理,但正是这些光、机、电等科学手段的进步(而不是医学的进步),从而把西医带到了另一种片段的、局部医疗方式之中。

因为人体是个完整的有机体, 只考虑到局部的问题,解决这部分的问题,却破坏了人体整体各部分的平衡和造成相互关系的紊乱,从而制造出另外一系列更复杂的问题。
西医忽略了整体,对疾病的发病机制的研究偏于外因,对同一疾病的不同阶段或不同的个体矛盾不能理解也不愿理解,从而发展出了各类名目繁多的病名。医院里的分科在越来越精细的同时,各科的医生也彼此分割,每科的医生也被要求只能看属于自己科室范围内的疾病。

例如一个病人在肿瘤外科治乳癌,往往被西医放疗、化疗后到转移成肝癌,这时就变成肝胆科的事了,如果癌又从肝胆转移到了肺,肝胆科的医生则双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一个病人被不同的科室转来转去,西医却忽略了人是一个整体的基本观念,不研究病的传变和人体自身原因。这样导致治疗疾病的方式往往趋于无效,或治标而不能治本。

古典中医在辨证法中不立病名,是因为立病名会让疾病的定义变为更狭隘,这正是老子所谓的“名可名,非常名”的道理。中医学讲究同证(症)同治,《伤寒论》中的六经辩证更是相当灵活。

三阴三阳每一病都可有多种不同的证候表现,而同一证候表现又往往可以出现在不同的(西医)病中。然而,《伤寒论》中一方一证的对应关系却是相当肯定的。书中每一方都因一定的证候表现而立,都有严格而确定的指征,因而见是证,即可用是方,并不受何种(西医)病名的限制。
另一方面,中医采用的个体化治疗方案 (也叫辨证论治),即根据患病时出现的各种异常变化(证候)来制定符合这个病人具体情况的治疗方案或方剂。

辨证论治的精髓在于方证的异同,故一个方剂可以针对不同的疾病(西医病名),只要证候相同,此为“异病同治”;中医培训微信 130 5100 1317而同一种疾病却可能因证候不同采用不同的方剂,此为“同病异治”。正是这种以人体整体表现出来的证候为分析依据并加以治疗验证的医学,才是真正科学的典范。

2、要杀毒,还是要免疫?
西医把很多疾病的病因完全归咎于细菌、病毒的感染,一心想研发杀菌灭毒的药物。事实上,细菌、病毒是人体生病后的滋生物,并非感染细菌、病毒才生病的。一个健康的人,气血流畅,抵抗力强,一般细菌、病毒根本无可奈何,因为人体自身有防御能力——免疫系统。

我们的免疫系统就像一个军队,即帮助我们抵抗外界的侵入,例如细菌、病毒等,又能镇压内乱,如细胞癌变等。当免疫力很好的时候,人就不容易生病,即使是感染到细菌病毒也能很快自身恢复。

西医的化学药片、抗生素之类的治疗手段,等于是外来的军队,而免疫系统是人体自己的军队。抗敌本是军人的职责,现在从外面请了职业杀手,军队、军人就不用工作了。长期下来军人就忘了本职,甚至变得敌我不分。

所以,长期服用西药、抗生素之类的手段,就产生了抑制免疫系统的副作用,免疫力就会越来越低,当然就越来越容易生病。免疫系统敌我不分,还会导致自身免疫疾病。

现在越来越多的新病,比如红斑狼疮、甲状腺炎等等“自身免疫疾病”,正是这样产生的。而又如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儿童仅因为发烧感冒去西医院治疗后就患上了尿毒症、白血病,这些都与抗生素的滥用有着必然的联系。
人体有超过80%的免疫功能建构在肠道中的菌群平衡上,自婴儿出生后摄取初乳开始,肠道中的菌群便逐渐发挥作用,免疫功能也由此启动。而抗生素会把好菌坏菌全都一网打尽,永久性地改变免疫功能和神经系统。尤其三岁以下小孩处于生长发育期,一些器官组织尚未发展成熟,更容易受到抗生素的永久伤害。

美国有医师指出,一整个抗生素疗程可能造成体内有益菌无法修复的损伤,长期下来会降低人们对疾病与感染的抵抗力,这得花费数年时间采用特定营养素和益生菌疗法才能让身体趋于正常;且过度使用抗生素会大幅增长肥胖、第一型糖尿病、发炎性大肠疾病的发生率。

中医认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腠,其气必虚”,也就是说在正常的状态下,身体处在阴阳平衡的状态中,即使遇见了大风大雨异常的气候变化,也不会得病。如果人体外受风、寒、暑、湿、燥、火,内受喜、怒、忧、思、悲、恐、惊,自身的正常状态被打破,就赋予了致病病毒或细菌生存发展的条件,这时就很容易生病。

按西医的做法,一旦得病就要想方设法杀死致病病毒,但是谁都想活,为了生存病毒肯定就千方百计地要变异,它不想死,因此它的变异的速度会远远超过我们研制药的速度。

中医在治疗这类疾病的时候,还是沿用《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这些经典的方子,为什么几千年的方子还有效?因为中医治的是人,不是名目繁多的病名。中医是用药物的偏性来纠正人体整体的偏性,修复自身的免疫系统,让人体的内环境重新回到阴阳平衡的状态中,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3、治疗本身引起的疾病
首先,抗生素、西药归根结底是一种杀灭、清除方式,在细菌和抗生素的战斗过程中,大部分细菌(不管是有益还是有害的)都会被抗生素杀死,而达尔文进化论告诉我们,剩下的那小部分细菌为了生存会产生变异,变成更强壮的细菌。变异了的细菌对这种抗生素就产生了抵抗性。

这时候,需要更强的抗生素才能对付这些死里逃生的细菌。同样的戏剧会重复上演,而细菌又因为抗生素的滥用,变得愈来愈强,研发越来越强的抗生素的最终结果是培养出一批超级无敌细菌,所以现在社会的疑难杂症也越来越多。

而对于无力控制的疾病或新一代细菌,西医则冠之以新的病名以开脱失责,而西药厂则根据新病名制造新药,不管能不能治,先推销给医生和病人,甚至反过来,西药厂每年频频赞助“敦促”医学界不断“发现”新病名,好让这条利益链源源不断。

近十年我们所接触到比较有名的“新病”就是H1N1猪流感、禽流感、非典,还有更多不知名的比如猛爆性肝炎、中医培训微信 130 5100 1317第二型糖尿病、冷气病、HHD之类奇奇怪怪的新病名正以每年3%的速度在增加。德国最佳医药记者耶尔格·布勒希则撰文戏称西医和西药厂为”疾病发明者。“ 

其次,西医所有治疗手段在医疗学角度讲是属于“对抗疗法”。这种医疗的方式,只不过是医学界许多医疗方式的一种。

对抗疗法的传统特色是以对付病症为医疗的重心,而且根据“病菌致病学”这个理论去进行。他们认为人体出了问题,主要是因为某方面的东西过多或过少,因此想办法把过多的减少,把过少的补充,若有菌的话,就想办法杀了它们,这些都是对抗式的手段。

人身体出现了的病症,其实只不过是身体的一种抵抗的方法。我们身体天生都有一种自然的力量,这种力量永远在帮助我们,我们的身体不会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但正是由于西医的这种对抗疗法,对许多常见疾病也只能勉强控制而无法根治,甚至大多数情况下还会促使病情恶化。

比如支气管哮喘,病人觉得无法呼吸,西医就提供类固醇来使气管扩张,却不知人的气管不是煤气管道,而有其他需要的生理功能,今天你用类固醇来使气管扩张,长久使用的结果一定会让人体本身气管扩张的能力逐渐减弱甚至消失,最后导致没有气管扩张剂便有生命危险的窘境,而且一但人体本身气管的扩张功能丧失,那么类固醇的使用量也会愈来愈大,最后引发更严重的副作用(青少年骨骼停止发育、心脏病、肝癌等) 。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为数众多的糖尿病病人身上,一开始只是吃胰岛素的药来控制血糖,但时日一久,必使人体本来分泌胰岛素的细胞退化,所以过了一段时日后,口服的必定失效,而要改成注射,当人体分泌胰岛素的细胞全部失去作用时,就算是注射胰岛素也无法控制血糖,因此许多糖尿病病患,也都有在吃药打针,最后却仍难逃死于高血糖并发症的原因。

就这样,西医一直觉得,体内缺什么就补什么,结果一旦让药物取代人体原本有的正常功能,那最后必定导致人体那部份的功能退化乃至消失,而终生要靠愈来愈高剂量的药物来控制,直到不能控制,因此西医纵然在分子生物学上日新月异,但仍无法救病人于苦海之中 。 

最后,就是西医的终极杀手锏——“手术放疗”。这里,人体变成了战场、“遇到癌细胞、癌变组织就是要把它杀死或切除掉,甚至玉石俱焚”的治疗观念却没有改变,而忽略了患癌而死的病人,常非原位癌而死,而最终是死在了转移癌上。

所以开刀开完了,放射线做完了,体内看不到癌细胞、肿瘤就以为"手术非常成功,放疗非常成功",又云这次手术比去年缩短了三十分钟,可以在国际期刊说是"科学进步",不过几月,病人却因转移癌而死。

因此统计报告上似乎是治疗成功,其实却是失败。后来西医又为防癌转移多加一项化学疗法,以为如此一来便可一举消灭全身潜伏的病灶,但病根未除,故情况有目共睹,自然是毫无改善。

由现在看来不仅不能使病人恢复健康,反而造成巨大的后遗症,比如喉科医生常推荐病人进行扁桃腺切除术以获得对扁桃腺炎的”终身免疫“,几年后才惊觉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呼吸系统免疫低下)。

又例如曾有些西医专家提倡女性过了育龄或无生育打算则应把子宫手术切除,以为这样就不会得到子宫颈癌,但后来才发现检查手术切除者的子宫颈癌的指数竟然不降反升;又比如曾经风靡一时的用于治疗狐臭或手汗症的神经烧灼术,经过几年后才发现会引发30多种后遗症……

最严重的要数西医对癌症采用的化疗、放疗。无论是开刀切除、放射线治疗或化学疗法,都无法根除癌细胞的转移,而且这种即使以正常人的身体都无法承受的化疗、放疗,更何况是用在最需要抵抗力的癌症病人?

搞不好没到疗程结束就一命呜呼了,西医的思维就是要把癌细胞当细菌那样用方法杀死,不管是开刀或放化疗,都是这个目的,却完全不考虑人的机体是否能承受。

就好像本来是要来修水管的,结果西医补了一个洞,却又另外制造了其他四个洞,然后说原来的洞已经变小了而欢天喜地,却对新制造出来的四个洞视而不见。

和西医理论相反,中医哲学帮助人发挥本身的抗病与复原本能,与人并肩作战,以张仲景《伤寒论》经方为例,则着眼于如何扶正人体正气、同时采用汗、吐、下、和、温、清、补、消八法将病毒排出体外。

中西医对待疾病的看法,可以举一个形象的比喻,比如房间(人体内)的角落里有一堆垃圾,由于时间长腐烂了,导致引来苍蝇蚊虫细菌生蛆,西医的办法就是不断用各类杀虫消毒药水喷洒在上面,以期达到杀灭蚊虫、消毒灭菌的效果,而中医则是将垃圾移走、丢弃到垃圾桶,改变了环境,细菌蚊虫自然不再滋生。

这里和西医截然不同的区别在于,中医不将杀灭病毒作为目的,而是想办法改变病毒在人体内的生存环境,采用手段激发与调动人体自身免疫系统从而把病毒请出体外 。

从浅显易懂的角度讲,中医认为人生病(也包括任何西医命名的病)是因为病邪入侵体内,病邪是人体内外部环境发生某种失衡的结果。只要将病邪请出体外,调节好内环境,即调节好阴阳、寒热、虚实等平衡,症自然就消失了。这种符合自然生态发展的方法不仅不会引起新病毒的产生,而且还可以起到根治疾病的效果。 (医者论坛)
本文地址:http://www.waxixi.com/post/226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喜洋洋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NEXT:已经是最新一篇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