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诊手记:温暖的力量

 喜洋洋   2019-09-13 23:24   88 人阅读  0 条评论
老先生今年86岁,大约一个半月前突患脑梗,留下说话含糊、右手及右腿抬举不利等后遗症。经过一个多月的康复治疗,说话及右手不适等症状基本好转,但右腿走路还是抬不起来。

老先生个子有点高,第一次来时,两个护工架着他扶进来的。老先生右腿自行离地困难,双腿无力现象也比较严重;六七天没有大便,虽然用了药,但便意还是不明显;还有一个苦恼,平时小便憋不住。

右腿抬不起来,经络同气考虑阳明经、太阴经,右病左治,在其左手曲池穴、尺泽穴附近各刺一针,同时分别上下倒换至阳明经的偏历穴、合谷穴和太阴经的经渠穴、鱼际穴。针入,即让老先生试着抬腿。老先生很快能将脚掌离地,而且可以迈出小步,但是脚下还是没有力气。

脚下无力,症在下焦,老先生同时还有小便不适症状,下病上治,在其头顶百会穴及四神聪穴各刺一针。针入,嘱其深呼吸并轻微提肛。然后让老先生起来试着走路,老先生说,脚能抬起来了,走路开始变轻松了。

老先生便秘严重,阳明、太阴刚才已经用针,为进一步强化疗效,又取带脉同气交会穴外关穴、厥阴经内关穴、少阴经通里穴,针入,继续嘱其缓慢深呼吸。

看见老人带着助听器,又继续针刺太阳经后溪穴、少阳经中渚穴。同时,考虑老先生脑梗及脚下无力等症状,加刺八邪。

我问老先生,耳朵有没有好一点。老先生问,这耳聋也能治?我聋了几十年啦!我说,咱们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留针结束,老先生已不用两个人架着,搭住一个人肩膀就能慢慢走路,甚至有了些许便意。老先生走时特意跟我说,谢谢你啊,我们交个朋友。

第二天,老先生的家人反馈说,老先生回去就大便了,好像一下子把憋了那么长时间的便便全拉干净了。

晚上又来二诊,老先生说,人轻松很多,走路能抬起腿了,回去睡了一个好觉,耳朵也比平时好了一点,原来声音很远,现在变近了。老先生一边说,一边把右腿提起来给我看。

依然是随证治之,重点针对其右腿不适、双腿无力以及耳聋、小便憋不住等症状用针取穴。留针结束,老先生不适症状又有改善和变化。老先生很客气,走的时候,特地过来跟我打招呼说谢谢。

后来好几天一直没来,我心里微微有点遗憾,按照老先生这个症状变化的趋势,老先生的健康应该很快可以改观。但医不叩门,一切随缘。

大约过了两周不到,老先生来了。原来家人帮他另外请了一个针灸医生,针了两三次,老先生还是觉得这里好。老先生说,你扎针不痛,针完以后人很舒服。

我心里刹那间涌上一阵暖流。老先生无意中一句话,说出了在我心头很久的一个存念。消除或改善患者主诉的症状,黄帝内针确实有其桴鼓之效,但更应着眼患者这个人的整体是不是实现阴阳平和。

患者主诉的不适是症,患者或医者能够感知的其他不适也是症,随证治之的意思,是把这些不适都作为症来看待和对治。

很多时候,患者主诉症状的消失,并不一定意味着患者恢复健康。往往是主症消失后,又会出现其他一些不适症状,而患者自己并没有在意。

黄帝内针是调中的,让患者的身心回归平和才是针道本质。怎样才是接近平和呢?一般可以患者是不是感到身体舒服、轻松、自在,不适程度是不是得到减轻或改善作为参考。

老先生第一次来,只是想着能否让右腿可以抬起来走路,二便不适等问题,是在问诊过程中逐步了解到的。耳聋的问题,患者及其家人压根儿没想到也可以对治。

抬腿走路,也许很快可以帮助老先生解决,但这个症状的改善,并不代表老先生没有了其他苦恼。二便不适、耳聋不适,这些都会严重影响老先生的生活质量。

何况还有些症,患者自己不一定有所察觉。“平人者,无病也”,作为一个医者,应该时时以“平”为期。患者身体所存在的“不平”,不管患者有没有诉求,都要在一个诊治过程中尽可能予以调和。

我问老先生,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老先生说,走路好了很多,久站了两腿还有些累。小便感觉好了不少,大便还是要四五天一次,耳聋好了很多很多。

依然是随证治之,老先生的变化一次比一次明显。这样又针治了三次,老先生跟我说,走路没问题了,小便憋得住了。大便现在可以三天一次,要是能到一两天一次就更好了。耳朵现在听声音很轻松,我相当相当满意了。老人一边说,一边做着习惯性的手势。

原来跟老先生讲话,贴着耳朵说也不一定听得清楚,现在相距一两米开外,正常交流已没有障碍。

我说,慢慢来,会越来越好的。老先生说,过几天我就出院回家了,有啥不舒服时再来找你。我说,好,乡下上来方便,谢谢你的信任。

那天留针结束,老先生又跟往常一样,专门过来跟我道谢、打招呼。我赶忙起身,一直把老先生送到门口。

老先生这么注重礼节,每次让我觉得十分感动,也许老先生这样一个平常的举动,又触中了我心里某个地方。张三针老师
本文地址:http://www.waxixi.com/post/226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喜洋洋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