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父母心

医者父母心

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婆婆妈妈了,尤其是在面对屡说不改,总是怕热穿得透底凉的各位大叔大婶和小哥哥小姐姐们,有时我会苦口婆心地相劝,还有的时候又会金刚怒目地呵...
补泻交给谁

补泻交给谁

补泻交给谁 黄帝内针的一大特点就是没有补泻,可以说把补泻的理念到补泻的手法都简化了,给学人更广阔的更自由的空间。 但补泻又是真实存在的,这反映在每一个黄帝内...
“面口合谷收”的故事

“面口合谷收”的故事

黄帝内针义诊之夜 今天是三和夜诊的第一天,今晚用黄帝内针义诊了18人。大家都说黄帝内针义诊是会上瘾的,虽然我蛮久没有参加义诊了,但瘾还在。 我想主要就是...
内针践行中的疑问(1)

内针践行中的疑问(1)

1、关于起针后出血的问题 《素问·调经论》强调说:“人之所有者,血与气耳。”。 问:拔针以后出血,血呈现黑色,血黑没什么大问题吧? 答:如果遇到出血也...
内针践行:肾结石(五)

内针践行:肾结石(五)

女,78岁,左侧腰痛,直不起腰,一边走着一边喊到“张医生,张医生,你快救救我,我又添了新病了,都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这个老大娘是老病号了,有个头痛脑...
内针践行:腰痛(4)

内针践行:腰痛(4)

女,教师,30+岁,直不起腰,抬腿都很费劲,由丈夫搀扶着走进诊室,身边跟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内科医生吕医生,吕医生见我正在给病人施针,说了一句:“小张,等你给这个...
内针践行:指端麻木(3)

内针践行:指端麻木(3)

今日如往常一样,针灸完十多位患者,回到门诊刚坐下,一位八十多的老奶奶,也是老病号了,老奶奶每次不舒服都会来找我开中药,这次也是一样,望闻问切以后,处方开完了,过...